Обломова

Crissi|量子纠缠

Crissi|量子纠缠
*大概应该是一个星际AU,所以就不要太注意细节了,私设一堆,ooc bug都是沙雕作者的
*第三人称视角注意
*49年入国党大概说的就是我。
*量子纠缠太具体的作者不是学物理的也不太懂,只是大概取了这个概念
*作者真的很傻,真的。
*并不好吃

==

我想我真的是像同事说的一样大概是疯了,但是在超时空跳跃了大半个西区后,我还是找到了那位老人,据说整个宇宙也就只剩这位老人还记得当年伊斯班帝国绝代双骄的故事了。

“当年的伊斯班帝国不像现在这样,如今整个西区的帝国大多都是已经经过改革后的了,当年可完全不同。当年的帝国可以说是如同联邦一样的存在,众多公国各自为政,共同拥护的皇帝算不上无能,但是也改变不了这个的帝国格局。而绝代双骄,他们其实都不真正算是帝国的公民。莱奥出生在南区的一个小星球上,那里属于伊斯班帝国远征时期的殖民星系,而克里斯,他虽然是伊比利亚人,但是他出生于普杜联邦的。所以说啊,伊斯班的绝代双骄都不是真正伊斯班帝国的人,现在几乎没有人会记得这个,现在的人啊……”

老人像是感叹什么似的闭起了眼,我注意到他的房间摆设十分复古感墙上的宇宙星系坐标图还用的是旧纪元的版本,而几乎一整面墙上的都是绝代双骄时代西区那些杰出将领的铜质摆件,这可以说的上是绝版了,毕竟从新纪元时期第二年整个宇宙都信息数字化了,全系投影更真实艳丽,保留起来也更加长久。

“克里斯和莱奥,后来人们总称他们为双子星,实际上直到在伊斯班帝国战争中相遇,他们之前的生活并无太多的交集,所以并没有后人杜撰的少年时代一见倾心的戏码。应该说是自克里斯褪去红衣换上白色战袍的时候,绝代双骄的时代已经正式拉开序幕,只是,过去的人们意识不到他们将经历什么,未来的人们又不会记得他们经历过什么。”

我作为银河新纪元的人去追溯旧世纪绝代双骄的故事已算是异类,而老人向我投过来的目光中仍含有着悲悯与无奈,我读不懂那样的目光,只得继续听他讲下去。

“伯纳乌与诺坎普,皇家马德里与巴塞罗那,伊斯班帝国最强大的两个公国,最有力的两只军团,在克里斯和莱奥的带领下,即将迎来的是他们最辉煌的时代。诺坎普当时的国王罗纳尔迪尼奥在一场胜仗后背起了莱奥,这在后来被看作是莱奥加冕的预兆,果然不久后莱奥继位,巴塞罗那梦幻王朝中总会有诺坎普国王身先士卒的身影。而克里斯接过了劳尔的第七舰队,带领皇家马德里的银河战舰在西区所向披靡。而当时最令人兴奋的是在帝国德比时两军的相遇,不仅仅是整个伊斯班帝国,甚至整个西区都会为之沸腾。所有人都注视着他们,而他们眼中关注的是每一场比赛。克里斯的战术看似花哨却似出鞘利剑般锋芒毕露,莱奥如他本人一般温和内敛却沉稳有力。两个人是不同的风格,如同冰与火,只要相遇便可奏响绝世乐章。那是段最激动人心的日子,双方各有输赢,但是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觉得,他们会就这样缠斗下去,直至天荒地老。”

“他们是如此的敌对关系,双方的关系应该并不好吧?”

“当时不明真相的群众都是这样认为的,所有媒体几乎都是这样宣传的,但是事实上却截然不同。他们彼此深深的相爱着”

相爱!这是我完完全全没有想到的,我曾经研读为数不多的旧世纪的史料,试图去寻找绝代双骄的关系,留下的都是双方敌对的信息,而相爱,这,这不可能!

“没什么是不可能的孩子”我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把内心想法说了出去“他们在战场上心里只有战斗,而在战前双方会晤后两人的目光中却只有彼此,公式化的握手间不经意的身体触碰,都是在传递着彼此间的心绪。甚至有一次克里斯失败的乔装打扮后闯进诺坎普的训练场把他们的国王莱奥一把揽进了怀里,当时处于休战期,克里斯又是一个人来的,大家都把这简单的看作是和平的讯息便没有更多理会。其实这对于他们来说尤其对于克里斯都是相当甜蜜又大胆的举动了。”

“更值得一提的是年度的西区战事大会,当时在每次的休战期西区的战事总督都会举行所谓的表彰大会,授予最优秀的将领银河帝国勋章,那是旧世纪里最高的军事荣誉,而克里斯和莱奥,在整整十个旧银河年里,平均的承包了这项殊荣,可以说是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了。两人每次授勋时,一个台上一个台下,目光交融,鼓掌微笑,其实都是暗暗的互相间的祝贺和鼓舞,然而当时瞎了眼的媒体都在渲染两人之间的剑拔弩张。世人自然不会清楚两人真正的关系。”

“然而在第二十一届星际大战中,克里斯和莱奥几乎是同时战败,从北境返回伊斯班帝国的途中两人是一起走的。现在星际跳跃十分方便了,但是当时我们还是喜欢仰望星空,由于隔着一万光年的距离,可能我们现在还沐浴的星光,但是那些星早已死亡。当时我们还沉浸在绝代双骄的时代,却不知他们的命运早已被判下。”

“也是在那次星际大战后的战事大会,获得帝国勋章的是更为年轻的新兴将领。克里斯和莱奥坐在台下一起给那个年轻人鼓掌。随后的舞会一般都是由获奖者开第一支舞,过去十年无论姑娘怎么变换,那都是克里斯或者莱奥。但是这次注定不同,年轻人难掩脸上的激动,拦着同样兴奋不已的未婚妻在舞池里旋转舞蹈。而随后舞会正式开始,在众人揽着自己舞伴即将入场时,他们看见了更为难忘的一幕。那也是我永生难忘的一场舞会,”

“克里斯蒂安,那个每年舞伴都会换的人,伯纳乌最高指挥官,像一个真正的骑士一样弯腰向诺坎普的国王伸出手——他甚至向莱奥挑了眉,去邀一支舞。而莱奥,他不仅自然的搭手起身,在两人共同步入舞池时给了克里斯一个wink。明明两个本应敌对的人,跳起舞时却如此自然流畅,当时的我和现在的你的表情是一样的,震惊又感觉理所当然。克里斯后来不知道和莱奥说了什么,被莱奥锤了一下,力道不重但是克里斯表现出很受伤的样子惹的莱奥一阵发笑。最后克里斯向乐队示意换了一曲探戈,两个人一进一退,踩着对方的底线又不越位,互相试探又保守,两个本应是死敌一般的人却在如此亲密的舞步上配合的如此默契,仿佛他们注定就是会这样走在一起。随后两个人携手步入了偏殿,没有人知道他们谈了什么,我也是后来得知克里斯向莱奥求婚了。”

【克里斯一把将莱奥抵在偏殿的门板上,两个人急不可耐的吻在了一起,直到因为气息不顺才不舍的分离。拇指抚过莱奥嘴角的银丝,轻轻落下一吻:“多谢款待,国王陛下”莱奥也笑了“你刚才可是大不敬啊,指挥官大人。”谁知克里斯蒂安认真地在莱奥面前行了套完整的礼节,最后单膝跪地“在下有不情之请,想向您国的人提亲。”莱奥找到位置坐了下来,恢复了诺坎普国王的威严“我允许,不知是哪位姑娘有此殊荣?”克里斯起身给了莱奥一个风情的挑眉,但是脸上挂着的笑容像孩子一样开心,伯纳乌的最高指挥官再次将诺坎普国王圈在椅子里,克里斯执起莱奥右手,深情的亲吻权戒“是你啊,我亲爱的,my king。”】

“那,他们的婚礼…”我现在几乎是已经失去了一名采访者的素养,急切的询问着。

“自然是没有结成”老人叹了口气(“又怎么能结成呢”“您说什么”“不,没什么”)“莱奥甚至和我说过他们打算一起回普杜生活,但是就像我之前说的,判决早已写下,只是所有人都意识不到。”

“是,突生了什么变故?”

“克里斯被人出卖了没办法,他第一指挥官的地位太高声望太大,而伯纳乌议会那些人都是尸位素餐,民粹的政治那又什么民主可言,他们私下对克里斯进行了审判。曾有人告诫过克里斯收手,像他的前辈劳尔那样离职,但是克里斯没有理会。结果就是在面对尤文的大战中他被彻彻底底的出卖了,那些腐朽的老家伙心里没有丝毫荣誉感可言,拿钱,铲除异己,一举两得,多划算的买卖。整个战舰的控制系统被对方攻破,哪怕克里斯再努力,他也仅仅是一个人而已,也无力回天。那是场惨败,那场大战的光芒几近照亮了整个西区。由于没有找到克里斯主舰的残骸,加上人民舆论不相信他们的战神会输,那些老家伙顺水推舟将他定为了叛逃。没有人能在伯纳乌终老,这是魔咒是定律。”

我震惊的说不出话,眼泪早已不自觉的流下,谁能想到呢,谁能想到呢,那最霸气桀骜的马德里第一指挥官,最后竟是如此被钉在了耻辱柱上,却没有任何人去质疑,接受的理所当然。

“莱奥他,他当时几乎是快疯了一样,破天荒的失了分寸执剑在大殿内乱砍,扬言要出兵踏平伯纳乌,最终还是被拦了下来‘陛下,您哪也去不了’确实啊,他是克里斯的爱人,他也是诺坎普的王,他能去哪里,他什么都做不了。当一星陨落迎来的并不是另一星独霸的时代,我不喜欢把他们比做双子星,他们是纠缠的量子。还记得莱奥的母星是伊斯班帝国远征时的殖民星吗?由于距离和年代都很远,早已摆脱了伊斯班帝国的统治,他们将莱奥定为了叛国者,举全国上下之力声势浩大的去讨伐莱奥。哪怕他时时会怀念童年时的日子,他也必须为了诺坎普迎战。尽管巴塞罗那的发展水平远在对手之上,但是经不住对面破釜沉舟般自杀式的攻势,那是场惨胜,对方几近全军覆没,而巴塞罗那的元气也收到了一定的损失,最重要的是,他们失去了他们的国王。莱奥的主舰残骸被找到,但是人却不知所踪。举国上下哀悼他们的王,但仍是有人相信他没有死,只是厌倦了这一切,远离了这一切。”

“他们像纠缠的量子,无论相隔多远,彼此之间的联系和反应在对方身上都能体现。从最开始相隔一万光年在两个不同区的青年时代,到后来不远万里兜兜转转最终相遇在伊斯班帝国德比,到最后几乎是同时被国家背叛消逝战场,从相遇相对到相恋相离。他们…”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我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得到一个这样的故事“谢谢您的讲述,回去我会想尽办法将它发布的”

“别傻了孩子,我已经被人叫疯子叫了大半辈子,我不希望你也被叫做疯子”老人的目光中依旧是无尽的悲悯。
……

在我被无数家媒体拒之门外甚至赶出来后我微微有些发愣,仿佛这一切都是我做的千秋大梦,梦幻迷离,而老人离别时送我的帝国勋章就那样静静的躺在我手里,棱角已不甚锋利我却感觉割破了我的手,细密的疼。我记起了老人那句话,过去的人们意识不到他们将经历什么,未来的人们又不会记得他们经历过什么。

他们的相遇,在一场盛大死亡的背面。



END
==
¥伊斯班帝国即西班牙王国取España 读音的前几个音音译,普杜联邦即葡萄牙共和国同理取Portuguesa的前两个读音。西区即欧洲,南区即南美洲,银河帝国勋章即金球奖,第21届星际大战即俄罗斯世界杯,第七战舰即7号球衣,伊斯班帝国远征时期的殖民星即曾经是西班牙殖民地的阿根廷
¥银河旧世纪,即银河帝国时期,分为几大区,如西区,南区,区下分各国,普杜,伊斯班等,伊斯班帝国类似历史上神圣罗马帝国的形势,共同拥护一个皇帝但各公国各自为政。伯纳乌的皇家马德里王朝是议会制,所以克里斯做到最高是第一指挥官,而诺坎普的巴塞罗那王朝是帝制,所以莱奥可以是国王。
¥量子纠缠的举例:以两颗向相反方向移动但速率相同的电子为例,即使一颗行至太阳边,一颗行至冥王星边,在如此遥远的距离下,它们仍保有关联性;亦即当其中一颗被操作而状态发生变化,另一颗也会即时发生相应的状态变化。如此现象导致了鬼魅似的超距作用之猜疑,仿佛两颗电子拥有超光速的秘密通信一般
¥有些地方不和常理的都是私设,我觉得C梅还有n座金球可以拿,没人能超过他们,没有人!
¥49年入国党的我把转会尤文改成被出卖后和尤文大战,私心私设一堆。。
¥最后那个老人是谁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BY:废话一堆的奈落

评论(14)
热度(61)
  1. 喻文苏的小娇妻Обломова 转载了此文字

© Обломов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