Обломова

#冷战组# SHADOW

#冷战组# SHADOW


*史政向,国设,有大量时政新闻,本文仅代表个人立场。有些梗结尾会有注释。
*时间线上略有些错乱,【】里为过去的回忆,没有时间标记的即为现在。
*结尾有一句话的仏英注意避雷。
*角色属于本家,ooc的文字属我。
(推荐bgm:say something)
=========================


阿尔弗雷德突然想起在冷战时期自己常被比作太阳,播洒民主自由的光辉,而对立的阵营则笼罩在红色恐怖的阴影之中。实际上,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才是生活在阴影里的那个。

“如果阳光够明媚的话,阴影是不是就可以忽略了?”





**
阿尔弗雷德猛的从床上跳起来,闹钟的指针指向凌晨两点,摸了下额头都是冷汗,世界的Hero暗自摇了摇头,再次躺下却无法进入梦乡,湛蓝的眼睛此时出神地盯着月光投下的阴影,猎食的猛兽般缓缓移动着,时而剧烈地膨胀起来,抽象出光怪陆离的鬼魅,张牙舞爪地仿佛下一秒就会扑过来。

阿尔弗雷德认命般“看来hero今晚要失眠了啊”。实际上,只有阿尔弗雷德自己知道,自从91年的圣诞节后从来没有睡过安稳觉,夜夜被惊醒,整个人仿佛像是被笼罩在阴影里,无法摆脱无法逃离,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严重,甚至到了要依靠药物才能入睡的地步。不过在梦里那道阴影也始终不散,困扰着自己,每每想看清,回忆就会不由自主将自己带到过去五十多年冰冷的年代。亚美利加的阳光不再明媚,人心惶惶,硝烟在空气中悄然弥漫,霓虹灯下仿佛都闪烁着阴谋的目光。

阿尔弗雷德突然想起那个圣诞节的夜晚,伊万最后宛如诅咒的话萦绕着他纠缠困扰他了25年。

“I'm your shadow ."




*
【1961】

他们发疯了般誓死杀死对方。

从远处狙击到近身白刃战到最后赤膊,两个人浑身沾满血迹却又乐此不疲。伊万的小腿被子弹打穿,头部的鲜血顺着铂金色的发滴到脸上,蛇般蜿蜒爬行。阿尔弗雷德的左臂被折断,腹部被划破疼痛让他更加兴奋,蓝眸蔓上几丝猩红,荧荧灼人。

现在伊万撑在阿尔弗雷德的身上喘着冷气,阿尔弗雷德实在觉得那人充满硝烟与血腥,残忍又冰冷的样子太过于迷人,抬头吻了上去。


他们的斗争仍在继续,不过换了种方式。


伊万将阿尔弗雷德顶着发出阵阵尖叫差点晕过去,阿尔弗雷德啃咬伊万的肩膀,在背后留下淋淋血印。

最后两人一起攀上顶峰。



阿尔弗雷德在伊万耳边发出喟叹“万尼亚”声线慵懒低哑“我们如此不同,又如此相像。”

伊万揉了揉怀里的金发“万尼亚可不想和资本主义同流合污。我有我的布尔什维克,你有你的自由女神,怎么可能相像?”

怀里的金发美国人好像听到什么笑话一样开心的笑了“你还相信你那一套吗,万尼亚?”

“那你呢?亲爱的阿尔弗?”

阿尔弗雷德没想到伊万会将问题反抛给他,只是嘟囔句“英雄最后会战胜魔王”

可是谁都心里清楚,彼此早已不复当年模样。


红星被溅上了血迹,自由女神阖上了双眼,彼此都清楚对方干了什么。
一方面是红色中心不择手段的拉紧铁幕将其置于莫斯科的控制之下。
一方面是人形灯塔国将毒药混着美钞注入西欧的血液。

你看哪,我们都是如此冠冕堂皇,如此卑鄙无耻。

杀戮他人或毁灭自己,都这般决绝无恨,歹毒而缠绵。


“可是魔王没有那么好打败哦,阿尔弗。”最后是伊万首先打破了沉寂。
"I were you.You were I.We can't live without each other, but I will be the winner at last."阿尔弗雷德笑的夺目而张狂。


"No "伊万的英语带着俄式特有的腔调

"We are in each other's shadows "




**

其实世界上一直有一个谎言,莫斯科的雪夜怎么可能像童话般描述的那般美好。没有雪精灵或公主王子的爱情城堡,有的只是肆虐的北方卷席着白雪将一切笼罩,细小的雪粒划过皮肤却像冰锥狠狠刺进心脏,细密的疼如同毒药侵蚀着五脏六腑,冰冷拥抱了四肢百骸。

伊万望向窗外,雪使得夜晚异常明亮,却又不似白昼那般清澈如洗——那是一种介于两者之间的阴影——永远给人以希望,光明却永远不会到来。

而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冷战结束后巨大的阴影笼罩着自己,昔日的朋友转过身面对自己,他和姐姐很久没有通电话了。阿尔弗雷德将盾交给了菲利克斯,自己只能铸起撒旦之剑来做回应。#[注1 ]白宫提高了嗓门,克宫的旗帜挥舞的更招摇,谁也不甘落后。

伊万曾天真的以为抛却了红色就能和大家做朋友了,可现实冷冷地给他上了一课。他记得当年街头衣衫褴褛的孩子光着脚踩在冰冷的土地上,因饥饿深深凹陷的面颊却洋溢着喜悦,天真的他们唱着童谣,以为新的世界即将到来。

“枷锁已经解除,自由在门口欢迎着我们,兄弟们递给我们剑。”#[注2 ]
可是,“兄弟们”不仅仅不急着给我们什么剑,还很乐意剥夺我们剩余的战斗力。#[ 注3]

他深刻记得当年弗朗西斯和亚瑟他们眼里透露出的轻傲与不屑,而自己却不得不咬牙接过那微薄的“馈赠”#[ 注4]
他也记得他曾诚信地飞跃大洋相与阿尔弗雷德握手言和,却还连他本人都没见到的尴尬场面。

而他心中的那道阴影并没有因为“休克疗法”#[ 注5]而烟消云散,反而更加恐怕庞大,时刻笼罩着自己。



不过伊万似乎比阿尔弗雷德幸运的多,他特立独行的上司给出答案

“我们仍活在某种古老的价值体系里,谈论着我们的伙伴关系,但实际上,到今天为止,我们仍没有学会彼此信任,尽管有很多甜言蜜语,我们仍在暗中反对彼此。今天,我们必须一劳永逸地宣布,一切都随着冷战结束而结束…”#[注6 ]

伊万听到这话时愣了一下,随即罕见的大笑起来却落了泪。

上穷碧落下黄泉,多少年他不断追逐探索着,独自一人在广袤无垠的雪地上奔跑,矗立的白桦散发着死亡的气息,十字架般,无声凝视着自己。太阳毫不掩饰地用刺眼的光将一切笼罩,这里没有日落,却也不会有春天——极北之地一年有近半的时间笼罩在永不日落的可怕诅咒之下,此时阳光并不是带来温暖的可靠热源,相反地,成了目空一切自大冷漠的神明,将累累白骨碾作粉尘化作皑皑白雪从空中抛下,无情的刺眼。

伊万在幼年时就发现了大自然中一条简单至极的规律:

—他越是向极点走去,昼夜长短就会差得越多。越是想在夏日得到更对的日照,冬季就必须承受更多的黑夜。


大自然的规律简单易懂,但人们只有亲身实践后才会明白那既是真理。


他现在明白自己心中那阴影来自哪里了。

也许谢廖沙说的是对的“哪里有什么加剧?一直以来都是如此”或者就像上司所说“这一切都存在于俄/罗/斯的历史里”#[注7 ]
不过伊万心里清楚,那也许不仅仅是历史…


那是他自己。




*
【1975】

晨曦的光照在白皙的脸上,伊万睁开了眼睛,望向怀里的金发青年。阿尔弗雷德动了动,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发往自己怀里钻了钻,伊万抬手想揉揉他的头,却只是将怀里的人揽的更紧了些。

阿尔弗雷德比十年前瘦了不少,战争总是难免拖住国家的脚步,而自己呢,看起来一切都在变好,也许就像上司所说的那样,已经建设成了社会主义吧。

可是伊万他在害怕,那种恐惧不是幼时只身处在西伯利亚雪地上的无助,而是如影随形般,如芒在背。糖自己知道,所谓的强大是什么,所付出的代价又是什么。61年他首先眨眼#[注8],而现在不过是种向上的平衡罢了。


他一直渴望着阳光,而当自己最终站在阳光的对立面时,却发现阳光越明媚,阴影也越强大。


伊万搂紧了怀中人,那是他可望却不可及的温暖。他将头埋在阿尔弗雷德的颈间,青年的气息宛如加州的阳光般明媚清新,他深深吸了口气,自言自语般:“I'm in your shadow,Alf."

窝在伊万怀里的阿尔弗雷德睫毛颤了颤。



**

联合国的会议照例开始,阿尔弗雷德果不其然顶着黑眼圈出现,今天的大会讨论依旧没有结果。野心家们披着光鲜的外衣,打着人道主义的旗号口诛笔伐,口号震天,不过就是想从这和平时代的局部热战中捞上一笔。人道主义,不过个幌子,谁会在意?不过弗朗西斯和路德维希已经开始尝到自己当初种下的苦果了。

变了质的会议最终草草结束,阿尔弗雷德快步走上前拦住了整理好围巾准备离开的伊万。


“大鼻子熊,你留下来,hero和你谈谈。最近和费迪克▪安南(百度上土叔的名字)相处不错啊,我真替你家那位牺牲了的飞行员寒心啊。”

“我和安南的关系你用不着挑拨,再说我家自己的是就不麻烦世界的大英雄来操心了,有时间保护好你家驴象两党的电子邮箱吧."#[注9]

“这么说你承认是你在暗中操作了?”

“呵,无端的非议万尼亚可不接受哦~”紫色的眸子眯了起来,看似人畜无害实则暗含杀气。

“琼斯你还不明白吗?”

“Hero有什么不明白的,一切都是你..."

“省省吧愚蠢的小鬼”伊万满不在意地耸耸肩转身准备离去“万尼亚好心提醒你,你该和你的心谈谈了”

如果还有的话....


**

阿尔弗雷德疲惫地将自己摔在床上,但是作为世界的hero他不会懈怠,反复思考这伊万的话他依旧不明白“啊,蠢熊依旧那么令人讨厌。”

需要明白什么呢?亦或不想去明白什么?


一直以来他将民主与自由的光播洒人间,拯救人民于独裁统治之中。只不过近些年来反战声音高涨,上司不得不收缩力量。而造成的真空地带却被一群狂热分子(is)趁虚而入,伊万与冬妮娅交恶后转移视线来中东这盘棋上与自己对着干。东亚那边本田菊和王耀互相看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任勇洙北边的穷兄弟隔三差五给自己添麻烦。阿尔弗雷德感觉自己作为世界的英雄实在太值得表扬了。

刚打开一盒冰激凌准备奖励自己一下的他突然想起伊万最后那句嘲讽“该和自己的心谈谈了”

“内心吗?”阿尔弗雷德蓝色的眸子突然缩紧,原来明媚的洋面上霎时狂风大作。


他想起了那道阴影。


**

阿尔弗雷德再一次地看到了那道阴影,与往常不同的是,他没有再逃避,直迎了上去。

不规则的形状渐渐清晰起来,阿尔弗雷德嗤笑了一声,果不其然,是伊万的影像。

阳光倏地从头顶洒下,将那道影子拖长,自己整个人完全笼罩,与周身阴影渐渐融合。阿尔弗雷德正想开口斥责,没想到逆光那人回了头。


他看见了自己


阴影不见了

他想他终于明白伊万91年那最后的话了。



*

【1991】


阿尔弗雷德说不出是什么原因使自己放弃美好的圣诞节来到这个极北之地,其实心中什么都清楚,但是真相太过残酷美丽,无法倾诉的爱与恨都化作满天大雪纷飞而下,他在红场的列宁墓旁找到了俨然成了雪人的伊万。

他已经同周围的雪地融为一体,苍白而冰冷,长长的睫毛投下阴影遮住了眼睛。昔日清冽寒冷又如熊熊烈火燃烧的眸子,如今却浑浊无光。


“呵”伊万呼出一团冷气“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我输了,你开心吗?”

“哈哈,那是当然,hero登上了世界第一的宝座,I'm winner!”

“恭喜你了,琼斯”不过呢你的笑脸却像是快哭了一样

“我没有多少世界就要消失了,真没想到会是你来送我最后一程"

阿尔弗雷德没有作答,垂下头认真的想说些什么,却像是被人扼住咽喉,嗓子沙哑发不出声音。

伊万伸手环住了面前温暖灿烂的国家你,那是他追逐多年却无法触及的阳光。


在伊万消失的最后一刻,阿尔弗雷德听见耳边魔咒一般的声音:

“I'll be your shadow forever."



*

我们如此相像,又如此不同。

我们活在对方的阴影里,我们是对方的阴影。


都说世界上有两种感情最值得称赞,一是相濡以沫,一是相忘于江湖。

我们无法像王耀那般云淡风轻,也无法像弗朗西斯和亚瑟那样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所以,我们啊

搏斗到底,至死方休。



“阳光越明媚,阴影也会更加明显。唯有黑夜,不见阴影。"




END

================

絮絮叨叨了一堆,不知道表没表达清楚。

大概就是两人都被阴影笼罩着,这个阴影是对方,就是各种危机感,怕对方军事实力啥的超过自己,就拼命追赶,这种恶性竞争只会造成更大的危机感,大概就是:阿尔怕露熊超过自己→阿尔拼命发展→给露熊造成压力→露熊拼命发展→给阿尔造成压力→阿尔怕露熊超过自己。。。这种死循环。

这也是开头所说的,以为阳光(自己的实力)越强烈,阴影(对方给的压力)越小。可是适得其反啊,只有黑夜,才看不见阴影。

他们一开始活在对方的阴影里,到后来就成了对方的阴影。(在阴影里就看不见影子了)

这时候他们的存在与强大就纯属于为了对方而存在强大。

然后苏熊懂事的早一点,苏联的实力是追逐美国的一种向上平衡,有危机感也明白事理,所以开始说“we are in each other's shadowes”

后来苏联解体了,可是冷战思维还在延续,阿米还是把露子当做敌人,所以就变成了“I'm your shadow.”

阿米是有点自我麻醉装作不想懂得样子继续作一作,可是露子给他上了一课。

关于最后阿尔看到自己,他的影子确实是露子,可是当他和影子在一体的时候,抬头也就会看见自己。。这一点露子清楚地多,一切发展军事的借口不是对方强大而是自己想强大,美国的霸权主义啥的不就是这样吗,被害妄想症。所以也可以理解为自己的阴影都是自己造成的。。

####妈呀我既然又絮叨了这么多,其实这个脑洞只是因为自己七夕前和竹马彻底掰了而已。。。。【这人。。

下面是那一群注解。。有点啰嗦了啊。。



【注1】“昔日的朋友转过身面对自己,他和姐姐很久没有通电话了。阿尔弗雷德将盾交给了菲利克斯,自己只能铸起撒旦之剑来做回应”

【解释】:朋友背对自己指 北约东扩,和姐姐关系当然是克里米亚问题,阿尔给大波波的盾是指在波兰部署反导系统,伊万的撒旦之剑是指俄罗斯在研制的导弹RS-28萨尔马特,北约称其为 撒旦2号,超级厉害据说可突破任何反导系统,估计18年才能投入使用。

【注2】【注3】枷锁已经解除,自由在门口欢迎着我们,兄弟们递给我们剑。”
可是,“兄弟们”不仅仅不急着给我们什么剑,还很乐意剥夺我们剩余的战斗力。

【解释】这两个都是普京原话,在谈到苏联解体后的形式所说的,详见俄罗斯纪录片《总统》(网易公开课上有)

【注4】关于亚瑟和弗朗西斯对露熊的馈赠,当初叶利钦谈的法国英国答应给予援助,不过最后钱给的一半都不到...

【注5】休克疗法:当年叶利钦经济上采用休克疗法,各种私有化,完全市场管理,结果,休克疗法是经济休克┑( ̄Д  ̄)┍

【注6】“我们仍活在某种古老的价值体系里,谈论着我们的伙伴关系,但实际上,到今天为止,我们仍没有学会彼此信任,尽管有很多甜言蜜语,我们仍在暗中反对彼此。今天,我们必须一劳永逸地宣布,一切都随着冷战结束而结束…”

【解释】2001年9月普京在联邦议院上的讲话,同样在纪录片里找到。

【注7】也许谢廖沙说的是对的“哪里有什么加剧?一直以来都是如此”或者就像上司所说“这一切都存在于俄/罗/斯的历史里”

【解释】是在谈及克里米亚问题后西方的制裁是提到的,谢廖沙—谢尔盖的小表爱形式,前一句是俄罗斯总统办公厅主任 谢尔盖.伊万诺夫的原话,后一句就是普京说的。纪录片里可以找到。

【注8】关于伊万61年首先眨眼。61年古巴导弹危机双方剑拔弩张,但是还是苏联首先让步,时任国务卿迪安·腊斯克所言,美国人同苏联人“对视”,苏联人先“眨眼”。

【注9】让阿尔保护好驴象两党的电子邮箱。现在不是总统大选呢么,前一阵爆出希拉里和民主党的各种信件,民主党如何操纵舆论,如何偏心希拉里,此事造成了民主党另一位竞选人桑德斯的粉丝强烈不满。。于是民主党就甩锅给共和党川普,后来又甩了个更大的锅给普京,所说普京为了支持川普干的。。。(┑( ̄Д  ̄)┍这都哪跟哪啊。。)



感谢看到这的你,都是小天使。

BY:奈落

评论(2)
热度(25)

© Обломов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