Обломова

小段子

晚年周翔宇往往被往昔琐事缠身不得安眠,唯有一回梦里露出了笑颜。他分明看见那人军装笔挺站在树下,笑着对他说:周主任,海棠开了。而他笑着却又滚落了泪,颤抖双唇念出那个被忌讳的名字:“中正啊…”

评论
热度(25)

© Обломов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