Обломова

#孟卫# 花吐症(上)

花吐症(上)

 

*一个关于双向暗恋的故事。Oocbug请见谅,没有文笔。。

*圈地自萌,与一切现实中的人物事件无关。

*大过年的。。开心就好。。。

 

 

01

吴孟天第一次开始讨厌长期能看到普雅的正脸了,噢,倒不是说他讨厌普雅或者别的什么,他看了看身边认真准备台本的黑木真二,将视线移向了自己桌子上的资料认真地看着。。。

 

呃,好吧,其实他一个字都没有看得进去,一边摸出自己的手机一边抱怨为什么自己不像大卫那样热爱读书。。

 

哦,对了,忘了说,今天大卫因为学校的原因没能来参加节目的录制,栏目组再次请来了黒木并调换了座位,现在孟天左手边的是黑木真二,安龙,而普雅则坐到了对面的位置。

 

大概今天是摆不出经典的小花动作了吧,孟天这样想着,却禁不起回忆起和俄罗斯人默契的互动。想着那人睿智而犀利的话语,时常激动的情绪,想着那人优雅弹着钢琴的纤细修长的手指,仿佛从冰原中走出的高贵的王子,优雅而宁静,但那人却拥有最温暖的笑容,微露着小虎牙,浓密修长的睫毛下灰蓝眼中盈满着笑意,慵懒而俏皮地托着小巧的下巴望着自己。。

 

“吴孟天,你注意集中点儿”导演的喊声将孟天的思绪拉回到议题上,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原来内心深处那么的在意着那战斗民族的小伙子。

 

 

02

今天的慢一步新闻是由黑木真二带来的来自日本青年间流行的传闻“据说,心中有暗恋的人,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会染上花吐症,说话时会从嘴里吐出花瓣,长期会剧烈咳嗽并吐出整朵花,花瓣是传染源,花的种类也会根据具体情况而有所不同,唯一的方法是的到暗恋的人的真爱之吻。这听起来为那些不敢表明心迹的人是一种无形的压力。。。”

 

在大家都被黑木所带来的新闻所震惊时,孟天突然说“如果暗恋的人不喜欢自己怎么办,那岂不是很惨啊”又觉得自己说错话般的赶忙用手捂住了嘴。詹姆斯接过话说“那岂不是就可以吻很多次了?”一句话引起大家的大笑,黑木尴尬的摇拉摇头表示并不清楚。孟天笑出了泪水,心里也是。

 

如果暗恋的人不喜欢自己怎么办?这个问题就是孟天问给自己的。如果大卫不喜欢他怎么办?他那样优秀的人,会有许多女孩子喜欢的吧,又不像自己那样张扬,在左耳带上了耳钉,况且俄罗斯是传统的东正教的国家。记得最近在网上看到的评价美俄关系的段子这样说的: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笼罩在两块大陆上的铁幕所分隔的对立的阵营,而是我家已经love wins,而你家却还在恐同。”孟天第一次这么清晰的感觉到明明只隔了一道白令海峡的两个国家,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是那么遥远。

 

 

节目录制结束后布莱尔建议去喝一杯,英国人嘛,酒吧文化什么的是代代相传。开朗活泼的美国人想第一个拍手叫好,发声时喉咙像被什么柔软而脆弱的东西扫过,痒痒的。随着一声欢快响亮的good idea掉落的是三片颀长而金黄的花瓣,聒噪的房间突然一下子变得寂静下来,大家都仅仅盯着静静躺在孟天手心中的花瓣,那样温暖明亮。

“这是。。。向日葵?”

 

 

03

孟天将自己还有手机留在了家里,还有满地金黄的花瓣。幸好节目已经录制完成,到下次还有一段时间,计划里近期也没有活动,微博的更新不需要怎么说话也没有关系。他还记得大家当时的反应,一致表示想孟天这样“阳光般”的美国大男孩会有多少人为他沦陷,怎么会有追不到的人,孟天无奈的干笑了几声,又掉了几篇金黄的花瓣。他用食指轻触着纹路,感受着那明媚的温暖,如果说自己是亚美利加明媚夺目的阳光,那人大概就是西伯利亚雪原上的玫瑰花吧,那样孤寂宁静,冰雪的气息却难掩散发出的幽香,明明灭灭难以捉摸的魅惑。

 

“咳咳”不经意又从嘴角吐出了更多的花瓣,孟天习以为常地将它们抖落。房间里的花瓣已薄薄地铺就了一层,给冰冷的房间莫名地添了几丝温暖。手机震动个不停,无非是各种朋友送来的各种“问候”他们倒是挺开心啊,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孟天将手机向后一丢,准确无比的进了废纸篓,窝在沙发上看起了电影,殊不知错过了几条简讯。

 

“孟天听说你病了,还好吗?”

“你应该在家吧,我去看望你一下。”

 

 

04

大卫盯着迟迟没有动静的手机内心十分懊恼,心急发出去后责备自己过于冒失了。听说孟天生病后就萌发了去看望一下的想法,转念一下又觉得自己与孟天的关系并不是特别的近,这独自去拜访不太妥当,但简讯已发出,自己不管怎样都免不了这一行了。

 

该以怎样的理由去面对他呢?满腹经纶博学多才的脑子仿佛突然短了路。大卫在一次觉得自己冒失了,虽说身为战斗民族有时易于激动,但在对待内心深处真正的感情时却十分小心翼翼患得患失。大卫也说不清是什么时候被孟天所感染,开始发自内心地露出笑容,自己经常孩子气地配合对方在普雅说话时做出幼稚的举措。大卫感觉自己就像是个独自在风雪中艰难行走许久的人,单纯的向往着明媚的阳光,却因冰雪早已浸染融入骨血,恐惧被太阳灼伤而徘徊犹豫止步不前。有时大卫也想主动和孟天搭话,但看到那人和詹姆斯吴雨翔在一起很开心时,又觉得那样的世界就是属于那样耀眼夺目的人,是自己永远无法涉及的领域,而自己则转而沉浸于文学的海洋。

 

转眼间到了所谓的目的地,大卫深吸一口气整理好心绪,在心底默默念了一遍“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非常好。”认命地按响门铃。

 

。。。

 

无人响应

再按一下

依旧无人响应

等待。。

 

大卫觉得自己在c*tv某节目上按门铃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过,也许是不在家吧,心里略有些小庆幸,转身正欲离去,身后的们却悄悄打开。。

 

夕阳的余晖给男人镀上了一层金边,风卷袭着花瓣涌起阳光般的波澜。逆着光,孟天仿佛从纯粹的光芒之中走出,天之骄子般,夺目地移不开视线。金色在墨蓝的眼底泛起漩涡,最终点亮了沉寂许久的天空,蕴藏着星辰万千。

 

孟天看见来人有一瞬间的惊喜,却又马上换回了平常的表情“大卫你当期那么满怎么来了?”

“我听说你病了,给你发了简讯说…咳咳..”

 

大卫感到有什么柔软的东西堵在喉咙间不得而出,每咳一下都感到细密的疼,却又止不住倾吐的欲望,每一下仿佛都要逼出眼泪。

 

孟天看着眼前突然咳嗽不止的大卫,想到了黒木所说的花瓣是感染源,若心里有暗恋的对象才会感染,一边抱怨自己的冒失,一边向大卫解释“没人告诉你吗?我其实除了偶尔吐点花没事么大碍,你不应该来看我的,这病黑木说是叫。。”

 

大卫垂下眸凝视着掌心里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瓣,薄唇轻启。

“我知道。”声音清淡不带一点情绪。

花吐症

相思成疾

 

 

05

孟天看着已经铺满一房间的花瓣,一向开朗乐观的美国人突然变得有些不知所措,若是其他的花瓣还好,拿去做香薰或别的手工艺品还能赚点钱,只是这向日葵难道还要我去买瓜子不成,孟天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却又激起一阵剧烈的咳嗽,喉咙里渐渐泛起铁离子的腥甜气息,吐出的花瓣颜色日渐加深,从明亮的黄到金灿灿的离不开眼睛,现在已经调和出一种醇厚绚丽的温暖的颜色,又似摇曳的火焰般,温柔却残忍,夹杂着血色,尽管会通的彻骨,却又那般令人着迷,正如这隐忍艰难的爱情。

 

美国人凝视着那带血色的花瓣,眸中的蓝似海翻卷奔腾着,却一瞬间被冰封住般,开口的声音低沉到自己都无法相信。

“已经,一个月了啊。”

 

 

06

相比孟天满屋子的金黄睁不开眼,大卫这边的情况似乎没好到那里去。每一朵整花被吐出时喉咙都是一阵钻心的疼,浓郁的过分的花香让人头昏,刺激着许久没有好好进食的食道,又引起呕吐的欲望。简直是恶性循环,俄罗斯人想用尽毕生所学的汉语知识去诅咒发明这种病的人,但也只是在脑海里想想而已,毕竟张嘴除了吐花似乎没有别的什么意义,况且心病需要心药医。他就是中了相思的毒,无药可医,无药可治。

 

 

电话就是那么不适时机地响起,已经不知道是节目组打来的第几个了。虽说有几期已经制作好的,但时间不等人,请实习嘉宾也不是长久之计,没有谁能承受住舆论的压力,群众喜闻乐见的才是好啊节目组也很为难啊balabala

可惜,电话那头长久的咳嗽后是一片忙音。

 

 

07

由于同时少了两位嘉宾,节目组再次请到了宋博宁和黑木真二,拍摄的休息时间大家提到了孟天和大卫的“病情”。

“少了孟天一下子就安静了许多呢,没有人那么聒噪。”詹姆斯打趣道。

“哈哈,那倒是实话”安总接过了话头“更没想到大卫跑去看望那家伙却被传染了。”

“这么奇特的病作为一个浪漫的法国人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宋博宁转而去问黑木“你们日本人到底是怎么创造出这么奇特的事物?”

黑木只是笑着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但突然想到什么般,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

“他们两个人患病,有多久了?”

“一个多月,怎么了?”

原本欢快的气氛却突然是一阵沉寂,最终,黑木真二戴上了眼镜,沉重地抬起头,对上一双双好奇的眼睛。

“那个,民那桑,我有没有说过,得花吐症的人,三个月之内得不到治疗的话,是会死的。”

 

 

 

TBC

BY奈落

=======

啊啊,在下磨磨蹭蹭的才码完上篇,下篇14号放出,大过年的,开心就好开心就好。

其实关于孟天吐的是向日葵,大卫吐的是玫瑰的原因才不是我写的那样(。。)真正原因应该比较好猜吧。。。

私心喜欢黒木君,于是变成了神助攻。。。

顺带心疼吐玫瑰花的卫宝宝3秒钟[点蜡]。。

看ヽ(✿゚▽゚)ノ我冷战辣么萌

评论(15)
热度(34)

© Обломов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