Обломова

#APH##王濠镜1220生日快乐##特区组#【 局】

【局】

 

  红白相间的格调彰显着静谧的气息,几从郁金香将欧式风韵衬托得鲜明。天晴如洗,宁静流转的云边烧成柔和的淡粉,碰撞出温暖的色调,路边铁质的煤油灯氤氲了时光,涤荡了思绪。汉白玉的桥装饰着繁杂的纹案,一座座共同着彼此。虚无的水穿过小城,船夫不知又在那个船头唱着意大利民谣,应和着彼此。

 

  水城威尼斯——大概是对这幅画卷的最好的诠释。

 

  不过细心的人会发现,这座城似乎永远没有黑夜。油灯不知疲倦的闪烁着青光,那些含苞欲放的花的生命似乎永远凝结在这个悲剧的时刻。——前提是你来到这座城市还有心。

 

耗巨资打造的人造天空,位于二楼的地上悬河,琳琅满目的奢饰品走马观灯似的从眼前掠过,灯火辉煌,瑰丽的魅影迷惑了人心。行尸走肉般的赌徒偶尔睁开眼,夜未至,转身又投入金钱的洪流之中。

 

永不落幕的假象,虚伪的幻影,灯光与酒杯之间折射出的是失了灵魂的人们,一场又一场所谓运气与未来的赌——威尼斯商人,一个精心设计的局。无论对错,无论输赢,都直直落下深渊万劫不复,赌徒,其实只不过是没有自知之明的筹码,妄想掌控一切,到头来却倾家荡产分文不剩,被弃掉的筹码,而用来押注的却是人的灵魂。

 

不过这也算不上是悲剧,拿错剧本的演员在台上全然不知的忘我表演,所有的一切都是那般真实。比起照本宣科这样的人性展露更能震慑人心。身着青色长衫的青年站在位于3楼的VIP房间里默默地注视着一切,一副眼镜平添了几分书生气,却没有掩饰住那乌黑的眸子中的精明,折扇遮住了棱角分明的下颚骨,微不可见地勾了唇角眯起了眼。也许并不会令人相信,这个平静如水的青年就是澳/门赌场的掌管着,王濠镜,隶属于王氏集团。王氏集团的领导人是他大哥,大陆人称王老板,绝对的奸商,而还有一个亲人王嘉龙,在hongkong警署,而实际上这是黑道的人(..)还有个小妹在台湾上大学。貌似这样看来,这个青年是赌场的拥有者也没有哪里不妥。

 

 

**

 

  “王先生..”mona轻推开门,毕恭毕敬地递上一张黑色信封,王濠镜平时并不是一个特别严肃的人,但所有见识过他天衣无缝的千术的人都无法不对他产生敬畏。

 

  黑色的信纸,鎏金的花体,只有他能看懂的葡萄牙文“Cuidadosamente, Esperando por você”(精心的赌局,等着你),王先生,明晚十点,葡京赌场,会有专车接您。

 

  “啪”青年收了折扇,对Mona颔首示意,助手已悄然退了出去。打电话给先生,没接,打给嘉龙,自匆匆一句“在忙”就挂了电话,最近Hongkong那边的事也够忙的,好久没有见到那人冷着脸一边往嘴里塞包子的样子了。至于那个上大学的大小姐,他可不想去听她那一套反叛言论。回身望向威尼斯的人造天空,独自摘了眼镜揉揉眼睛。

 “这下,貌似麻烦了啊。”

 

**

 

 驾驶的司机像是被设定好了自动的程序一样有条不紊地行驶,完美滴躲过所以障碍,其实从威尼斯商人到葡京赌场说远也不远,但汽车上的所有仪表盘的指针都停在恰到好处的位置,纹丝不动。

 

  窗外的景色稍纵即逝,夜晚的澳门更加璀璨夺目,绚烂的花火映衬着一个个金色的建筑,葡京赌场和附近的新葡京赌场。其外观就很吸引人眼球,车停在前门,黑衣男子示意他请进,王濠镜将折扇挡在嘴前冷笑。“万箭穿心,大珠小珠落玉盘,有去无回*。这局设计的还真精心。”

 

  一层类似于展厅,九龙壁,瓷器瓶,,在这里看起来略有些讽刺。他抬眼看似漫不经心地扫视一圈,锐意的目光渐渐吸纳进眸中那看不见的深渊,隐匿与镜片之下。

 

跟着走进了二层的包间。偌大的房间里另一角坐着一蒙面的黑衣男子,荷官则同样带着带色的面具,桌上摆着许多筹码,死寂得如同太平间。待他扶着扶手坐下,一切似机器开始启动版又活了过来。一两局下来黑衣人都没有说话。王濠镜仍保持着那张处世不惊的扑克脸,聊天似的漫不经心开了口

  “为何不亲自来见我,这种程度的准备并算不上精心。”

  “发现了”耳边传来的是毫无感情的电子音。

  “以前遇到过有这种爱好的客户,所有的一切都是AI”王濠镜继续面无表情地摆弄着手中的纸牌。

  “哦”电子音听不出情绪与音调的变化。

  “我既然接了信就必定会来”手中的纸牌被机器人收走,青年悠闲地展开折扇,手指看似不经意间摸着扶手“又何必再通过指纹确认?”*

   “不愧是王先生,果然高明得很,那我也不再兜圈子”

  

“啪”的一声,赌桌对面的黑衣男子头部突然崩开,彩带与弹簧散了一地,同时落到王濠镜面前两张扑克,黑桃J与黑桃2.

 

  青年将两张纸牌谨慎地翻到背面,瞬间的惊讶被扇子猛地折回的脆响完美掩饰。背面上的照片显然是王耀和王嘉龙。

 

  “先生不肯出面,究竟欲意何为?”他依旧是那张在赌桌上万年不变的扑克脸,只不过神仙变得更加冷淡而带上了寒意。

 

  “难道王先生不感兴趣,我这场局必定相当精彩”变了调的声音,折损了的音质听得愈加刺耳。

 

“ Começou”(开始了)

“拭目以待”——这是王濠镜昏迷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

 

8:56AM

王濠镜在自己的床上醒来,看来药效还是满足的,戴上眼镜整理好青色长衫时手机响了。

 

“请问是王濠镜先生吗?”对方话语里虽听得急切但仍保持着应有的礼节“那个,王老板不见了。”

先生他,不见了。王濠镜的眉头微皱,本来自己的这个局就已足够棘手。没想到大哥王耀又玩失踪,听电话里对方的语气也不像是开玩笑。莫非这与那局有关?

 

9:00AM

“航行器状态良好,正匀速前往目的地,已锁定,日/本。”

 

电子表的提示音将王濠镜从沉思中拉回现实——他正在大洋上漂泊的事实。还真是用心良苦,竟将自己的住宅搬到船上。青年安静地坐在青藤椅上,手里拿着折扇望向窗外无垠的海面,明媚的阳光正好,粼粼的海水泛着异样的光彩,烟冷的蓝,平静下的波涛汹涌,而船就那样顽强的拼搏着,驶向迷雾灯塔的暖光。*

 

拿起手机,翻了好久找到一个号码,想了想还是拨了下去。最了解大哥的还是这个外人啊。

 

“喂,您好。在下本田菊。。”

“你好,我是王濠镜,劳烦本田先生到码头等一下我,有要紧事商议。”

“不过王先生为何突然到日/本?”

 

王濠镜没有应答,只是温和的笑了笑,收了扇子仔细端详,许久才开口

 

“一言难尽”

 

 

**

 

  海风带着咸腥吹拂着青年长衫,王濠镜到码头时本田菊已经一身白西装在哪里等了。简单的向他说明了情况后本田菊静静沉思,突然一改往日的矜持来着王濠镜进了车开始急速行驶“在下想到一个耀君可能在的地方。”

 

柳洞寺

 

  长衫青年一瞬间有些愕然,,拿着折扇掩了半张脸轻咳几声,本田菊他怎么想的,先生这可能来这里。“柳洞寺是冬木市魔力最集中的四个地方之一,敌人要埋伏也是最佳地点。”不得不说,本田大大你脑洞有点大。。

 

  但同样不得不说其实本田菊的猜测并不是毫无依据,因为他们一踏上石阶就感受到了气流的变化,虽不甚明显,但那纷飞飘落的树叶下暗流在涌动。

 

  彼此漫不经心交换了眼神,到时候也只好随机应变。

  现在我们都成了筹码,命运并不掌握在手中。

 

  毫无征兆的红光闪烁,砰地一声枪响,青年轻巧地躲过,朝着声音方向开了一枪,那人应声而落,一切又归于寂静,本田菊前去查看,而王濠镜只身一人推开红门进了去。

 

  光阴渐渐随着时间的流转而移动,浓厚的韵悄然遮住了皎月,一切都武僧落下黑幕,似乎是一个信号。

 

  四面八方的枪声响起,火舌在机关枪中喷涌而出,王濠镜灵活地四处躲藏着,身上只有两把枪,子弹并不多。循着规律在枪声的间隙抓住时机消灭掉俩个,还剩多少人并不知情,但能肯定的是先生一定在这里,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

 

  但是对于王嘉龙,王濠镜并不清楚他会发生什么,既然先生都已经被绑架,那他又会怎样。濠镜是一点都不想让他出意外,虽然平时总是冷个脸话也不多,但只有彼此知道在集团危机时互相扶持走过一路风雨,有些事,有些话藏在心里无需多讲,感情却是早已明了。

 

  王濠镜沿着廊柱环走,接着香炉放手一搏走出了阴影,火力果不其然大了起来,但仍精准地消灭了所以敌人。

 

  找到了王耀的房间,没想到开门方式是输入8位数字,联想到那人的癖好也不难理解,沉思片刻后抬手输入

15531999

门应声而开,王耀安然无恙,放下了心,本田也循声找到了他们。

“我收到这张纸牌后昏了过去,醒来便在这里阿鲁,小菊,濠镜,发生了什么?”

 

 纸牌上显然是黑桃J

 

青年只留下“劳烦本田先生照顾好大哥”便匆匆登上外面的直升飞机,柳洞寺内的本田菊和王耀相视一眼,微妙地笑了。

 

 

**

 

葡京赌场,一切从这里开始,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绕来绕去不过那么大的一个圈,自以为走的很远,转来转去却走到了起点。

 

很明显的调虎离山,但王濠镜早已安排Mona监管赌场,他得知王嘉龙从Hongkong来过找他,最后却只留下一个和上次一样的黑色信封。“有疑点”Mona的第二条简讯上只有这三个字,青年揉了揉眼眶。

 

 

 同样的房间,唯一不同的是面对他坐着的是王嘉龙,那张脸他继电保护认错,一张黑桃2轻轻落在他面前。

 

“没想到吧,这场局是否足够精心”熟悉的冷淡声音“看你这么努力还真是满开心”

 

青年依旧温和地笑着,镜下乌黑的眸子静静地注视着一切,看不出情绪。

 

“既然你不想多说,那我们来贯彻这赌局”一把左轮手枪拍到桌子上甩给王濠镜

“规矩你比我清楚,彼此死之前来问些什么吧”

 

王濠镜拿起枪,对准太阳穴,空响

“问什么”枪甩给嘉龙

“只当是闲聊”

“你最近到底怎么,又为什么设局?”

“看你不爽,你又为什么做事这么绝,Hongkong这边的事为什么要妨碍我。”

“这是必须要做的,是你该醒了,嘉龙”

“运气不错” “彼此彼此”

“难道你不觉得集团的制度有问题,这样下去终究会灭亡,只有变革。”

“我相信先生,不要忘记当初先生的话。”第5次空响,王濠镜将枪甩给嘉龙“看来我赢了”

“要是我现在直接杀了呢?”嘉龙举起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嘴濠镜。

“你不会” “何以见得”

青年笑了,走了过去直到枪口对准心脏,四目相对,温和直直望进嘉龙的眼底“那么心脏开枪吧”

对视了几秒那么漫长,扣下扳机却是空弹。

 

身后的大门被推开,一群人走了进来“生日快乐”

“怎么样,主意可是我出的”王湾说着,王耀和本田也在“话说濠镜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柳洞寺本田君去看哪个受伤的人时”

“小澳啊,就当大哥为你准备一个特殊的生日礼物吧”

 

**

 

“为什么相信我不会杀了你”

“我看见了你眼底的光”

 

相视无言,有些话本不用说出。

 

本未参与的赌局,有何谈输赢?

 

 

 

 

*从前门进相当于羊入虎口,钱有进无回。

*扶手上有指纹探测器

*Mona指摩纳哥

*就这样,嗯。

BY:奈落-浮生流转三生逝


评论
热度(12)

© Обломов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