Обломова

终没 #短篇# #路德维希1003生日快乐#

【终没】 #路德维希1003生日快乐##短篇#BE

我真的错过了路德的生日,军曹对不起QAQ
极短(自己都不忍直视),微普独,BE
ooc bug见谅(土下座)



**

路德维希每天都会去墙边徘徊,不由自主地,习惯般,思忖着另一边是一副怎样的光景。一堵墙,隔绝了一个国家,隔绝了一对兄弟,隔绝了他对他的思念。


有时候自己会妄想,那素来轻狂不可一世的兄长面对该死的北极熊是怎样的场面。兄长那边又是沐浴着怎样的暮色,矢车菊又会在哪里开放着。还是,寒风肆虐着嘶吼,冰冷的雪禁锢了人们的手脚封住了心。

没由来的一阵寒冷,不敢再想下去。心里的最深处渐渐有声音响起,虽极细极轻,确实那般不容忽视,让他止不住的回避逃离,逃离那个终局。



听阿尔说伊凡家已经越来越不景气,路德知道那一天就快来到,捧着一束彼此都喜爱的矢车菊来到墙边,想象着基尔伯特肆意狂笑的模样,向来严肃的德国人微微勾起嘴角。


柏/林/墙的拆除工作已展开,那一堵隔绝无数家庭的高墙将最终化为虚无,落入滚滚的历史长河之中。


等待着,漫长的拆除工作没由来让他感到心烦,心中的声音叫嚣着逃离,却迈不开步伐,受到诅咒般定在那里,忽然无比清晰的明白,结局是怎样一番了结,犹如教堂斑斑驳驳朦朦胧胧的彩色琉璃画,好像曾经被人一拳打碎过,只停留在一泻如注的那个瞬间,生生观看那是怎样的破灭。


墙倒,不见那银发红瞳张狂的身影,寒鸦悲鸣划过灰朦的天际,铁十字反射着冰冷的光,盛放的矢车菊终究被冰雪掩没……









END
By:浮生流转三生逝

评论
热度(4)

© Обломов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