Обломова

#菊耀# 【无题】 #8.15纪念#

#菊耀# 【无题】 #8.15纪念# 

*写到了菊耀就避免不了多说几句,其实真的很虐心。

*无论从历史,还是三次元,无论从哪方面,都是无可避免的悲伤。
*总之不知道到底写的是啥,也许只是抒发一下对菊耀的感情(?)
*毕竟到了8.15,作为沦陷14年的寂都人,不来一发怎行
*真的很短,慎入,ooc,bug,见谅。(土下座)
=========


**

69年,对于他们来说,并不算漫长。
背负了此等命运,所能做的,只有沿着历史的潮流,继续向前。
不能回头,也无法回头,这一切并不是他们所能主宰的。
但是,爱一个人,有错吗?


**


公式化的微笑,礼节上的问候,擦肩,犹豫,缄默,
然后错过,错过彼此,一次又一次。


我在望着你,隔着大海,望着你,小菊。
在下望着您,隔着大海,望着您,nini.
终究是望着,彼此都明了,这海水,如同思念般,过不去。


也许他仍是竹林里的那个少年,也许是太过于爱恋,也许是仰望太久却追不上,妄想将对方禁锢在自己身边,也许还有许多也许。但从本田菊拿起武士刀砍向王耀的那一刻,从背上狰狞绽出鲜血染红长衫,沾染雪白军装那一刻。
就一切都不存在也许,也不允许存在也许。


兵戈相向,战场上隔着硝烟的对望。
琥珀色的眸子中感情太多,多得要溢出,却归于冷漠。
墨黑的眸子中不泛一丝波澜,一切的一切,都吸纳与望不见底的深渊中。
他不是nini/他不是小菊
他是王耀/他是本田菊
Nini/小菊
在我/在下心中早就死了。


一向矜持温和的少年的眸子中染上了血色,一旦沾染,便会痴迷。
手起刀落,疯了似得渴求鲜血,用鲜血来滋养,浇灌,其初衷早已忘却,着了魔般。


全民族疯狂的杀戮着。


企图用鲜血来掩饰那一瞬的心情,莫名的,心情。



而历史,从来都由胜利者书写。


**


站在阿尔家的军舰上,本田菊仍旧一身雪白的军装,仍就冷静矜持,佩刀轻碰发出声响,身上的勋章在阳光下反射着刺眼的光。
本田菊,他输了,是的,他认输。
面无表情的签了字,仍旧如往常一样工整,俊逸。


一抹鲜红翩然入眼,那是王耀。


他们就这么隔着张桌子对望,如同隔着海洋的两个国家。
那麽接近,却终究无法在一起。
出奇意外的宁静,眸子中都没有一丝情绪,太深了。外国人又怎会懂得东方人沟通的神韵。


王耀他在等,等他认错而不是认输,等他一句对不起。这样他就可以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言一句原谅,希望回到从前,哪怕是,简单的和平,不再针锋相对。
他永远等不到/他永远不会认错
他不会原谅他/他认为他没有错
为什么,我爱着您,一直爱你,爱的癫狂
难道爱你也有错?


本田菊起身向王耀鞠了个躬,转身离去。
王耀望向远处那清冷的背影,拂袖而去。



阿尔弗雷德惊讶于王耀的宽容,他没有向本田菊索要任何的赔偿。
亚瑟摆摆手表示,亚洲人的思想回路他们搞不懂。



是的,他们不懂。
他们付出太多,倾注太多,希望太多,奢求太多,错过太多,伤害太多,
失去太多……


任何人…..都偿还不起……


**


From coast to coast. 

从日出到日落。

他们的距离就是这样,不过如此,却永远过不去。
终究,隔洋相望,默默不语。


希望还能像以前一样叫你声nini,希望像从前一样看你肆意泼墨书画长岐。
希望还能像以前一样看你成长,希望像以前一样和你一起品茶赏月。
而现在
你的一切,你的喜怒悲欢,我/在下都是局外人,都与我/在下无关。


这就是历史,是作为一个国家的命运,使命。

错过的仍旧错过,失去的仍旧失去。


如有来生,便希望不在以国家的身份出现,背负这等使命。
那时,再次相遇。
到时候再共赏一轮明月吧。



爱你,无需多言。
仅以个人。


END
浮生流转三生逝


评论
热度(16)

© Обломов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