Обломова

#利艾#奇迹【Miracle/Miss】Ⅳ(下)

#利艾#奇迹【Miracle】
*文笔略渣,ooc,bug见谅(土下座)
*前世没有紧握的手,今世被甩开的手,来世紧握的手(大雾)
*最悲伤的,莫过于心中早已料到无法挽回的悲剧,拼尽一切,却依旧无能为力。
*残酷的现实与梦境悄然重合,无法逆转的fate
*他的奇迹,守护着的唯一的奇迹,在他不知名的时刻,破灭。
*我把第四章上下部分一起发出来,因为上篇实在太短(土下座)
*码字的时候听的kalafina的满天,会混进什么奇怪的东西我也不知道。
*第一部分第四章下,还有一章第一部分【Miss】完结
以下正文
==============

**

意识渐渐从那世界中抽回,醒了的利威尔直冲下艾伦所在的地下室。
那不仅仅是梦,是无法避免的后果..究竟要来,躲不掉。
男人却也希望那只是个梦,少年今天会和往常一样对他扬起一个充溢阳光的微笑,对他行一个漂亮的军礼,对他言一句“利威尔兵长早上好。”

可醒来时已是正午,没有他人的打扰,也没有小鬼泡的红茶,连门都被从外锁上。自己好像被孤立,从窗户利用立体机动装置跳下,奔向地下室...尽管不愿承认,却在一步步地被验证。

…………

和梦中一样,粘稠的红色液体漫过脚边,不同的是他明显地闻到了血腥味。

果然...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少年的行李整洁地摆在房间的一角,一如往常地干净整洁。而不同的是,那里原本属于少年的青涩的味道被铁离子的腥味取代。

走向躺在床上的少年,很安静,依旧是白色的衬衫,充满少年特有的阳光气息,而现在,却染着刺眼的鲜红,红莲般美到妖冶。
少年似乎在梦中微笑着,可嘴角却挂着一丝不经人察觉的苦涩。

…………

和梦中的面孔重合。

…………

轻轻拂上少年的面孔,从心脏处流出的血早已干涸。若仔细清洗并稍加掩饰,和安静熟睡的小鬼一样。

可是,小鬼再也不会在自己巡夜走过时微皱着好看的眉,再也不会眼神坚定地狠狠咬向自己的手掌,再也不会一个人默默地在一旁打扫,再也不会认真地练习对人格斗术,再也不和不敢直视他红着脸,低着头轻声叫他“兵长”

俯身在冰凉紫红的唇上轻印下一个吻。

“小鬼,你就这么着急吗?”


【明明答应过的……】


是啊,答应过的


利威尔以无尽温柔拥抱着冰冷的躯体,时间仿佛永久停滞在了这安静的一刻。

人类最强怀中紧抱着的,是被宪兵团作为怪物处死的,曾经被称为人类的希望的少年,一直梦想着插上自由之翼飞出高墙,飞向蔚蓝的苍穹的少年。

在男人心底默默地守护着的唯一的奇迹,在男人的监护下——

破碎成灰烬
随风散去



啊,他明明知道的,人类又怎么可能插上翅膀,人类又怎么可能像鸟一样在空中自由翱翔,人类又怎么可能放下心中的自私与恐惧?

可是他仍选择了相信并守护,因为它让男人沉寂多年的心被找回,它让男人知道残酷而丑陋的世上,还是有奇迹存在的——
犹如艾伦·耶格尔这般的奇迹。

啊,为什么,连这唯一想认真永远守护下去的,都被剥夺?



明白〔失去了什么〕
却永远搞不懂〔什么才是正确的〕
人生不存在〔如果〕


回想起梦中无数个熟悉又凄惨的呼唤,男人无声地笑了笑。因为早已出生入死,他哭不出来。已经失去了这么多,为什么连这自己最在乎的却仍无法拯救?

那声“救救我,兵长”在他脑海中徘徊。


空旷而热切,似有情感在心中不曾吐露。
清冷而惨痛,心跳前一刻绝望般凝固。




(“你恨我吗?艾伦”)
(“不,我把它当成一场必要的演出。”)

曾经的誓言,却还是未能实现……

“对不起,艾伦”令人安心的平静温柔的语调。

——除了对不起,男人无法说出什么,也无法再挽回什么。

“……”

“你恨我吗?”

——疑问的句子,好似回到了那个并不平静的午后,阳光从窗中倾泻满地灿烂,缺少了那个阳光般明媚的少年。

“……”

“艾伦”

“艾伦”



〔有人喊你的名字〕

〔直到声嘶力竭〕

〔若魂魄能知觉〕

〔黄泉下不忘却〕★





TBC
======================
注★来源于河图的《风起天阑》
引用了外传的话,各位GN应该看穿我了惹。
*还是有些要说的,艾伦应该是要去看海那天晚上被宪兵团处死的。因为担心利威尔拒绝处死艾伦,在晚上将其房间反锁,以致正午利用立体机动装置脱逃。
*艾伦被处死那晚,利威尔进入了那个梦境(参考第四章上),算是与现实同步。
*所以我脑抽的分了上下章,以至于上章太短(土下座)
*下一章第一部分【Miss】(前世完结)
*第一个奇迹就此破灭
*我总感觉我剧透了
*还是土下座ORZ


浮生流转三生逝

评论
热度(2)

© Обломов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