Обломова

这篇是去年的坑,想想还是决定发出来,后一半存档丢了,估计会改一下开个新篇吧

#普梅#шестьдесят восемь 


KGB军官X政治经济学家


冷战背景大概,年龄操作,有部分历史bug望勿深究,小学生文笔,ooc见谅。


===========




"Я слышал,ты назвал меня имя.Но,Я не вижу тебя,моя любимая "


(我听见你呼唤我的名字,但是我看不到你,我的爱.)






*


“先生您好,我是记者Наталия ,我很乐意倾听您的故事,不知今天您将要讲述于我的是什么?”




“感谢你的到来。Я Дмитрий Анатольевич。哦,这会是个很漫长却又短暂的事……”




“那我们从哪里开始呢?”




面前的老人轻轻闭上眼,风从耳畔吹过,雪被卷起又从头顶抛下,硝烟的气味还未散尽,撕心裂肺的尖叫与嘶吼就从四面八方传来。仿佛又回到了那年的冬天,那里有他的青春,那是一切的起点。






*


“我是一个政治经济学家,你也许不会理解,在当时那个环境下,我所研究的方面并不是那么热门,毕竟更多的人都在想能否吃的更好些或是多造出更新奇的武器。我做了一个可以称得上是愚蠢的决定,我去了东柏林”




“东柏林?那时的局势刚刚稳定吧……”




“是的,毕竟再也没有比民主德国更适合研究不同社会形态的经济更好的去处了不是吗。”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愚蠢的决定,我才能遇见那个重要的人,遇见他”




“他?”




“是的,он ”




面前的人习惯性的摩挲着拇指腹部的老茧,抬起头望向我的冰蓝色的眼睛盈盈的充斥着我所不能理解的情感。


——这是整个访谈中他露出的第一个也是最美好的一个笑容。






*


“我刚在柏林安顿下来,每天通过麻烦的程序出入东西柏林,却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研究也是停滞不前,心烦意乱走进了一个较为平和的小酒吧。也许这就是要我去遇见他。我们是在小酒吧里认识的,够普通的,现在每人每天会在酒吧里遇见形形色色的人,转身就会忘记对方的姓名。可我们当时是在东柏林啊,德国人最爱的黑啤和伏特加比起来还是差的太多。我就像两个酒鬼一样抱怨着,就这样相遇了。”




“很有趣的相遇啊,是因为酒的关系结缘成了酒友?”




“不,其实我们俩都更喜欢喝绿茶。但是你要懂得在异国他乡遇见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是的我们都来自列宁格勒)是件多么让人兴奋的事情。”男人的眼中荡漾着温柔的蓝“我们就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仿佛早已相识半生般,许多的观点想法不谋而合。”




“他作为一名爱好运动的工程师可以称得上是出人意料的博学,但是似乎意外的对经济不太了解,但是又很擅长与人交往,几乎酒吧里的常客都认识他,听老彼得说他之前会和许多人交谈,最后却还是剩下一个人默默的喝酒,不过后来我们俩一起的时候更多了”




“可以具体讲些他的兴趣爱好吗?博学体现在什么方面?”




“他精通历史,对我们的伟大的卫国战争侃侃而谈—也许他没有考虑过这会让酒吧里其他的德国人感到不舒服,对于那些武器装备,型号,用途,区别都了如指掌。也许是因为爱好体育运动的原因,对于其他国家的事情他关注的也不少,但是对于经济,就那些”男人用左手比了一下“就那些,复杂繁冗的经济,他并不了解多少。”




“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影响,他的博学丰富充足我对于不同体制下经济体制差异的研究,我也会给他讲些我的研究,虽然他时常在我讲那些事时皱着眉,但是他的眼神(盈越着智慧的光芒,酒馆昏暗的灯光投下去方法成了最让人沉醉的酒酿…)




【ОШИБОКА!错误!】




“但是他的眼神坚定而执着,就像面对战场上的敌人一样,时常搞得我很紧张。不过他说我的讲解比那些枯燥的学术著作来的容易理解一些,和我探讨,嗯,也许算不上什么大的学术讨论,就只是那种闲聊的,更多了些,甚至有次他喝的迷迷糊糊的说要给我颁发一级勋章来表彰我对于他的启发,(天知道经济学对于一个工程师有什么帮助和启迪)嗯,也许算不上什么。”




“可以看到出两位的友谊十分深厚了,可以讲一下一些有趣的事吗,比如,都喜欢茶的两位,怎么会存在'喝的迷迷糊糊'的状况?”




“他那天看起来(很异常,一些事就要发生了)糟糕,他照例同酒吧里的那些老朋友打招呼,但是喝的似乎多了些,坐到我面前时带着明显的醉醺醺的酒气(但是他并没有喝醉):






['哦,我的好同志德米特里”他因醉酒而吞音的厉害“为什么人们总是那么的固执己见呢?”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看的清楚这个世界的,人们总是会受到这样或者那样的蒙蔽”我顿了下,发现对面的男人此时试图认真的盯着我看“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的,普里托夫,拿我的专业来讲,明明在影响着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是人们总是对此一无所知”




'是的,他们 一无所知']




“人们,要知道些什么呢?”




“政府内部的心照不宣的事情,以人民为代价的党内争斗,所谓伟大红色帝国下面的荒凉破落,西柏林虽然输着美国资本主义的血液但是在渐渐恢复生气,而东柏林却静默的可怕,第一次危机的时候便已经证明过了,现在更糟糕的事情要发生第二次…




【ОШИБОКА!错误!ОШИБОКА!错误!】




“Я не знаю”男人眼中一片静默的蓝“人总是无法知道全部所有的,不是吗。”



评论(1)
热度(1)

© Обломов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