Обломова

【冷战组】圣诞未雪❄️(微新大陆家族注意)

#冷战组# 圣诞未雪
*微新大陆家族预警
*太久没写aph,ooc见谅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是本应该属于彼此的。


【当新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百合花盛放
——他以他的死宣告了世纪的终结】
*《末世吟》


01
裹紧了身上的大衣,阿尔弗雷德漫步在纽约的街头,出乎意料的一个人。
在接到马修的圣诞问候和“bro你不能一冬天都这样呆在家,更何况今天是圣诞节”后,阿尔无奈的爬起来“oh,真冷”一边拿起电话“亚瑟!圣诞快乐!hero给你打…”
“哦,不行,弗朗,把那么骚包的颜色换下去\小亚瑟你怎么可以质疑哥哥我的审美\臭胡子你还想在今天打架吗?…”
“…喂!你们怎么可以这么无视本hero!”
“……嘟嘟”
现在亚瑟和弗朗关系好到忽略了他的祝福的程度了吗?


所以现在阿尔弗雷德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在人群中漫无目的的闲逛着。

02
圣诞节最早的记忆是亚瑟给他的。
英国佬和法国佬破天荒的没有吵起来,阿尔和马修专心的拆着圣诞树下的礼物,亚瑟因为被拒绝进入厨房而边喝着酒边骂着弗朗,嘴角却还是噙着笑,弗朗西斯把最后一道菜端上餐桌后揉揉了两个小家伙的头,和已经微醺的英国人交换了一个吻。
“Merry Christmas "

圣诞颂歌夹杂着窗外的雪花被北风吹散。


其实四个国家能在一起过圣诞节的时间并不多。
小的时候亚瑟和弗朗似乎总是很忙,而长大了,长大了身边还陪着他的圣诞节的似乎只剩下了马修。虽说有时还是会在欧洲聚一下,但是大部分时候阿尔都会收到两通来着欧洲的电话。

这也是挺好的不是嘛,世界的hero值得所有人的祝福。
窝在被窝里看着窗外的风雪的阿尔弗雷德曾经通常这么想着。


03
世界的英雄先生是不会垂头丧气的,哪怕只有那么一秒。

也许是被节日里人群的欢愉的气氛影响了,陷入无端的回忆对一个国家来说算不上什么太好的事情。要找点事情来做,虽说上司已经给他放了假,但同时也暗示了晚上的圣诞晚宴希望自己出席。God bless America .自己说不上对现在的上司喜爱或者讨厌,毕竟这终究是自己所不能决定或者影响的事情。

许多的事情都不是作为一个国家所能决定的。
比如阿尔弗雷德在心里疯狂抱怨着为什么今年的圣诞节还没有下雪。


04
晚宴中途阿尔就离席了,后半夜的人类的狂欢和利益往来他并不想参与。
没有乘坐专车,还是一个人在在纽约的街头,与先前不同的是,街上的人明显少了许多,毕竟传统的家庭团聚还是十分必要的。钟声敲响,圣诞歌飘渺悠扬,空气中弥漫着姜饼的甜气。阿尔弗雷德望向街边商店橱窗里的笑道和蔼可亲的圣诞老人,突然感觉自己像是安徒生童话里可怜的小女孩,赌上所有的一切,去换回并不存在的可笑幻想。

一个人影在橱窗的倒影里一闪而过,第一根火柴已经点燃了。


05
那年的晚宴不欢而散,阿尔弗雷德一个人跑了出来。
苏联佬气势正盛,而自己这里确实混乱不堪,民众的情绪无法平抚,上司被暗杀的硝烟还未散去,北约中的猜忌悄然弥漫着,政治家的聒噪让人心烦。
God,just give me a break.

一个人在路上走着,耳畔突然感到一阵热气,迅速掏出配枪被那人一拳打掉,抬起的腿被对方膝盖牢牢抵住,整个人被笼罩着压在墙上动弹不得。
风吹落屋顶的积雪,落下模糊了视线,当细密的雪归于平寂,迎面便对上那双噙着笑意的紫色眸子。
“呵,蠢熊你这是自投罗网吗?”
“你也不看看现在的局势,脑子果然都被垃圾食品堵住了吗?现在可是我完全'掌控'着你哟”
伊万没有像通常那样穿着那件压迫感满满的军装,而是一件米色的大衣配上格子围巾,鼻子上架着黑框眼镜,整个人柔和了些许,身姿却依旧笔挺的似孤寂的白桦。
伊万放开了对阿尔德制服,阿尔弗雷德拍了拍已经褶皱的高定西服,平时他并不会在意这些,只是现在是在面对伊万,对,不能让红色巨头有任何嘲笑的地方。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上司不抓你回去过圣诞节唱颂歌吗?”
“我怎么会在这好心提醒你一下你去问问你家海关,我可是正常入境的,以及,我们东正教的圣诞节不是今天。”
“那你…唔”
伊万贪恋的离开阿尔弗雷德的唇瓣,舔了舔被他咬出的血丝
“我是来陪你过圣诞节的,阿尔弗”

只是因为从宴会上跑出来,只是因为只穿了西服在纽约的雪天里太冷了,阿尔弗雷德心安理得地把自己埋进了伊万的大衣里,下一秒就骂了出来
“shit!蠢熊你怎么这么冰冷”
“呵呵,怎么你想让牙龈出点血吗?”
“乐意奉陪”

雪花朦胧了拥吻的恋人的身影。


06
他下意识转身,却只是看见通风口笨重的出着热气。
阿尔弗雷德忘记了,今年圣诞节没有下雪。

小女孩划亮了第二根火柴。


07
阿尔弗雷德的圣诞节总是那么与众不同,作为世界的hero不礼尚往来显得气度多么狭小啊。
好吧,这其实不能解释他现在在伊万的个人公寓门前的行为。
伊万开门后看见阿尔弗雷德静默着挑了眉。
“嘿,伊万,我,С ……Рождеством”
伊万一把拽住阿尔弗雷德的领子将他带进屋,行云流水的带上门,却在企图将这年轻的小英雄抵在门上时被人飞起一脚挣脱,脸上挂着得意的笑。
“不用查你家海关,hero我是非法入境的,不过你这里的守卫太低了吧。hero我还在期待英雄斗恶龙的戏码呢”
“那送上门的英雄就不怕被恶龙抓住了吗?”紫水晶般的眸子微微眯起,像狩猎中的猛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可惜阿尔弗雷德从不知危险为何物,他是天之骄子,肆意而张扬的拉着伊万的围巾在捕食者耳边吐气
“那如果英雄是专门来被恶龙抓走的呢?”


08
阿尔弗雷德懒洋洋的窝在直升机里,经过一晚上折腾后心安理得地看着伊万忙来忙去。借着风雪天偷偷起飞,这天气也就伊万敢开。
阿尔弗雷德支着下巴看着旁边的伊万,典型的斯拉夫人相貌,面孔似精确切割的雕像,肤色似这个国家一样透着雪的苍白,银白色的发丝柔软的爬在头上使整个人柔和了几分。伊万嘴角勾起几分弧度,他知道他的小英雄在看他。
“那么请问恶龙先生要把英雄先生抓去哪儿呢?”
“共产主义下的人民道德水平都是很高的,我这是要去给小英雄回礼啊”
“毕竟,阿尔弗带来的礼物万尼亚很满意呢。”
恶劣的大鼻子熊若有所作指的舔了舔嘴唇,年轻的英雄气愤的恶狠狠地盯着对方,藏在金发里羞红的耳尖却早就暴露了心虚,盈盈的蓝眸子的荡漾着温柔而温暖的海水。
而伊万决心将这抹蓝点亮。


09
飞机停落在北极圈内的不知名的小镇上。
壁炉里燃烧着的火暖洋洋的,像这小镇子一样闲适。伊万把企图睡死过去的阿尔弗雷德从床上挖了出来,一向警觉的美国人这次睡的格外的安稳,灿烂的金发在炉火的映衬下仿佛淋了蜜一般,温暖而甜美,伊万俯身给他的小太阳一个深吻。
“唔…咳咳,蠢熊你是要谋杀吗?”
“万尼亚可是好心叫你起床吃饭,虽说不介意你绝食自尽”
“Hero申请要芝士牛肉汉堡”
伊万带着微笑揉乱了那头灿烂的金发
“一票否决。”


10
传统的俄式菜肴虽说味道并不是能让人一下子接受,但是的的确确从胃里涌上全身一股暖意,半拖半拽地和伊万出了门,还是被迎面扑过的雪冻了个寒颤。
“死熊你是要冻死我吗?”
“资本主义的娇生惯养”嘴上这么说着的伊万将自己的围巾解下,狠狠的缠在阿尔德脖子上。

他们像普通人一样在小镇上闲逛,互相追逐着嬉戏,给对方带着节日饰品幼稚的嘲笑对方,在树下在角落里接吻,和镇上所有人一样享受着节日的气氛。
他们幼稚的在打着雪仗,充分发挥着自身多年的战斗经验,侦查与反侦察能力。阿尔弗雷德趁其不变灌了伊万一脖子雪,伊万则反手抓住阿尔弗雷德将其按在雪地里,而阿尔又将健美修长的腿搭在伊万腰上,翻身骑了上去。
“哈哈,还是Hero赢了。”蓝色的眸子闪动着兴奋的光,金色的发丝因距离过近而轻轻拂过伊万的脸,心里像被一只小猫轻轻挠过。
伊万一把将阿尔弗雷德揽入怀里,吐在耳边的声音带着低沉慵懒的笑意“看,你的礼物到了,阿尔弗”

一瞬间蓝色的眸子被点亮,折射出夺目的光彩。

先是在蔚蓝中闪过一道白,接着变得温暖的跳动着赤与橙,灵动的黄与绿绚烂璀璨又转瞬消失,最后爱与温柔的紫色流淌过整个天空,归寂于阿尔弗雷德的眼底。
——是极光。

阿尔转身对上与刚才略有不同的紫色眼睛,相同的爱与温柔将其彻底包裹,而那额外的狂热使他拥有接近窒息的快感。
“你的教养呢?不说句感谢的话吗,阿尔弗?”
阿尔的回应是对着那讨厌的嘴狠狠的吻了上去。


11
The fever may burn everything.

At last,she burnt them all.


12
那也许是阿尔弗雷德最开心的圣诞节。
也许也是最难过的圣诞节。

碰杯的声音不断的响起,似乎整个欧罗巴大陆都在庆祝。那些盟友,那些目光畏惧又期待的面孔,不断的向阿尔弗雷德敬着酒,为了阵营的胜利,为了新生,为了利益或者别的什么,都无所谓了不是吗。阿尔弗雷德大笑着向所有人举杯,酒精不断的咽下,滚烫而炙热,却还是难以缓解胸口的冰冷。他想起来那年在北极圈里的小屋内伊万做给他的罗宋汤,想起了那种红红似火颜色食物所带来的暖意 ,他跌跌撞撞地向厨房走去。

“对不起琼斯先生,我们并不会做您说的那种食物。”
“琼斯先生,今天苏联解体了,您要更高兴才对”
阿尔弗雷德自己都没注意到刚才自己的表情有多失望与落寞。


13
最后亚瑟是在屋顶上找到阿尔弗雷德的。
那家伙明显喝多了,呆呆的望着飘雪的天空。一般讲阿尔喝多了会直接睡觉,但是谁知道他今天喝了多少直接进入到更麻烦的模式里。亚瑟企图把他拖下去,但是天生怪力的阿尔动也没动,望着雪花落在冻的微红的鼻头然后融化。
“亚瑟,你知道为什么圣诞节总会下雪吗?”
“阿尔你喝多了快和我下来,我给你拿醒酒的红茶。我可不希望报纸第二天头版是'苏联解体,美国借酒浇'”

伊万说在俄罗斯圣诞老人有个孙女叫雪公主,所以圣诞节都会下雪。而所有的下雪的圣诞节我都会在你身边。


那年圣诞节雪下的格外的大,仿佛对一个国家无声的悼念。

14
钟声敲响了十二下,新的一天到来,太阳照常升起,人们发现小女孩冻死在了街头,手里拿着烧尽的一盒火柴。


15
阿尔弗雷德望向窗外
今年的圣诞节,没有下雪。







END

彩蛋:
阿尔弗雷德感觉有热气吐在耳畔,转身跌进一个微冷的怀抱。
“…万尼亚?”
“Merry Christmas,阿尔弗”

窗外簌簌的雪花正翻飞着落下。


=======
本来是想致郁的,结果好像傻白不知道甜不甜了
本来想BE的,结果好像HE了
最初脑洞来源今年我要第一次一个人过圣诞节了,而我大学所在的城市还是没下雪。
太久没写aph了,ooc啥的就见谅吧。

BY:奈落Naro







评论(8)
热度(41)

© Обломов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