Обломова

[国人向]寂雪(二)

古早的坑,想想还是填了吧,

第一章登场

*APH国人组,历史向,王耀.张学良,微蒋张,极东,注意避雷。

*时间线从1928东北易帜——1936西安事变

*含有东三省拟,辽-奉晟,吉-瑞丰,黑-祐銉

*作为少帅粉让委员长背了锅,历史细节不忍细看,蒋粉表打我

*历史人物用字来代表了,谨防查水表

=======

第二章 前夜

王耀想必定是要见所谓的故人一面,来维持那虚伪的和平假面。

 

===

**

1930年的雪似乎格外的漫长而寒冷。

年轻人轻手轻脚地推开雕花的门,生怕惊扰了室内的温暖,关外的气候总是那么严苛。

江南本应是桂花飘香的季节,而如今窗外银装素裹,鹅毛大雪掩盖了是非纷扰。

床上的人背对着光,仿佛熟睡了般,青年未发出声响,向将烬的壁炉里添了些炭。温暖的光点燃了室内的冷寂,哔啵响着,吐出几缕火舌。

“汉卿”本应熟睡的人此时出声叫住了他,眼中一片清明。

“王先生可好,属下莫不是打扰到了您?”张汉卿看着榻中人,虽仍是消瘦,面色却不知比当年初见时好了多少,只是担心关外寒冷先生能否受得了。

“没什么要紧的,随便聊聊罢了”王耀拥了拥身上的大氅。琥珀色的眸子被火光点亮,脸庞泛着红晕,乌发披散落肩头。张汉卿有时会觉得从相貌上看就只会觉得眼前的人是个文弱书生,但交谈时那人从容的气魄,非凡的谈吐,那悠久的文明所沉淀凝聚出的风骨是常人所不及的。

那确确实实是自己的家,自己的国,是自己说热爱的,愿为之泼洒鲜血献出生命的国家啊。

 

王先生当年留在了北平,后随父帅回到了奉天,若当年带走王先生是父亲的意思,但自己是给予了王先生足够的自由的,只是派了护卫去保障安全,出行并不受任何限制,况自己现已易帜,委座那边虽来过电报婉言此事,但王耀却没有回到南京的意思。张汉卿虽不解,却并没有觉得怎样,给王耀在府中安排了住所便未多言。

 

“奉晟是个好孩子,在我不知不觉间成长起来可以独当一面了,办事有他自己的风格,并不用我操心”王耀先开了口,在谈及自己家人时脸上不知不觉间泛起宠溺。“你知道我本应在金陵,但我驻留在这只是为了见一个人,你若是没见过,想必也听你父帅提及过”

“先生请讲,只要是先生提的要求汉卿一定尽力办到”他顿了顿“不知是何人让先生如此挂念着,可曾是故人?”

“故人。。算是吧”王耀将目光投远,壁炉里的火焰像就在眼前舞动着,一丝丝蚕食着不大的空间,回忆般舔舐着心绪。

 

那人站在军舰上指挥时的神情自若,那人手起刀落时决绝残酷的笑意,那人在和会上傲慢又不失礼节的举止,以及向自己投来的足以点燃一切的目光……

“本田菊”

“王先生所说的可是本田大佐?”

张汉卿不知觉间莫名地激动起来。当年父帅与日本人交好时自己曾远远望见过那个身影,模样看上去甚是年轻,深渊似的眸中却翻涌着异样的狂热与执念,最终都被吸邃化为枯井不惊。

“本田大佐?好吧这样称呼也不是不行,不过在我看来称呼他大日本帝国也许更为合适吧”

“自家父过世后我们便与日本人断了来往,汉卿也只是远处见过一面,只是不知现在是否已回国”

王耀看着张汉卿摇了摇头

“那属下是否要通告委座?”

王耀依旧笑而不语

“属下明白,马上去办”

听着青年皮靴远去的脚步声,王耀松开了唇,已经被咬得出血,自甲午后每一提起那人心口都会一阵绞痛,松开紧握的手,掌心赫然躺着一朵不属于北境的樱花,会送来此物的人不言而喻。

“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他怎会离开”

 

 

**

东北的雪夜同江南的梅雨天相比分外宁静,繁重的冰晶从冷云中坠落后拥抱大地悄无声息。王耀整个人缩在被褥里吝啬着来之不易的温暖,睡意朦胧间有人进来又添了把炭火,将依旧裹挟着风雪冰冷气息的请帖轻放在床头,漆黑的底色上印着大朵大朵的鎏金的菊花瓣。

“过两天是日商中村*先生举办的宴会,他一定会到场的”看着王耀气息依旧均匀绵长,一副安然的样子,那人无声地笑了,相同的琥珀色眼中满溢着深情,摘掉皮手套在火炉边暖了手,为王耀掖了掖被脚“大哥此去一定要多加小心”旋即又悄声退去,如图来时那般无声无息,倒是像极了这北国凛冽的天气。

王耀一边在心里责怪着奉晟这孩子这么晚都不睡,一边稍稍舒展了下四肢,在一片浓稠的暖意中又沉沉睡去。

 

请帖上烫金的名字一笔一划都饱含着深意,灼灼叫人移不开眼,那分明写着的:

“王耀さん”

 

**

“本田大佐阁下,请帖已差人交给王奉晟了,估计已经被交给王耀先生了”

本田菊如瓷般的面孔终于有了一丝表情“知道了,你下去吧”

放下手中的文件,军部内部仍存在一定的分歧,但他本田菊不在乎。他本应在乎的有很多,但和最重要的人比起来,这些都无足挂齿。本田菊猛地一回头,如刀裁出的发丝卷起小气流又服帖在鬓角,如画一般的眉眼晕开无限的深情与眷恋。

白手套抚上墙上那张中国地图,双手掠过一座座城池,丈量一寸寸土地,温柔的似情人间的爱抚。

“耀さん,你逃不掉的”

中村的请帖是自己一笔一划书写的,王耀,仅仅两个字,不知倾注了多少的心绪,多少年来,本田菊的汉字依旧那么温润冷峻,似武士刀不经意出鞘般亮节难犯。

他料到王奉晟不会过问王耀的事,定不会发现请帖的玄机,很想知道耀君打开请帖看到自己熟悉的字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他是咬牙切齿怒火中烧?还是会莫名地掉落了泪?

 

 

TBC

我知道自己ooc了,我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

*注【日商中村】:这个中村就是1931年中村事件中的中村震太郎,日本关东军陆军大尉,直接受关东军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领导,31年6月到中国东北从事间谍工作,我时间操控了一下,这一节应该是1930年的9月末,距九一八事件还有不到一年时间。

BY:奈落

评论

© Обломова | Powered by LOFTER